很多人不知道,因为小卢是福建人的关系,我们在大福建有过一个分公司,或者称之为办事处。并且服务过当地几个项目。若干年后,再次复盘福建公司,我们总会得出各种结论。

其一,就是对于一个我们这种小规模的创意公司,分公司的设立,虽然满足了客户的驻场或者是沟通上的需求,但是对于北京总部来讲,是很大的损害。比如当时负责福建公司的两个开拓者,一个是策划总监小丁,另外一个是设计总监耀华。在北京两个人联合打造了一起传播的代表项目小悦城,而且在专业上也赢得极大的认可。但是当地客户对于他们俩的需求完全是另一个维度的,在北京还有集体创作,在福州经常远水解不了近渴,导致他们俩在创作与工作行程上遇到了极大挑战。而我和小卢,就会被客户反复的提及,这样我们也一个月飞数次,导致大家都疲于奔命,满意度也开始降低。

另外一点,北京广告公司的作业和当地客户的需求在某种方面是相悖的。北京项目大都分工到很细致的部分,广告公司、销售公司、公关公司,在当初甚至还有软文公司,现在也有互动公司,大家各司其职。在福建的时候,发现没有销售公司,广告公司要给出非常具体的销售意见,这个对于我们北京公司来讲,就觉得难以形成真正专业的销售指导。但是,这是现状。以至于,之后的数年,我们对于外地需要驻场的项目,大都婉言拒绝,因为我们做不到你们的要求。尊湖这个项目在泉州,当时市面上有一个销售公司的老总,叫老何,他代理的项目,把我们介绍进去做广告,而且他对于北京公司,也有一个相应的了解。实际上当地公司对于北京公司都有一个误解,就是以为北京公司只会做一些高调性的项目,高举高打的那种,做一些细致的项目好像难以像南派公司做的那么精致。

但是尊湖在某种程度上,已经很有意识的开始形成当时我们提出的“ONE”方法论,建立独特的标识性项目特征,在新的传播结构的现在,比原来的厚重的传播手法要简洁和轻巧。台投区是泉州的一个新区,台商投资区,所以什么都是新的,另外因为新规划,所以周边配套很多,这个多是广义上的多,比如公园很多,路很多,树很多,乱七八糟的资源都很多。我们提出的概念是“见多不怪”。这个项目卖的很好,整体的调子也算是完成了最原先的设定目标。唯一有问题的是,我们可敬可爱的何老板,因为垫资的原因,被几个项目的回款给拖垮了,这个就是其中最大的一个。何老板后来来到了北京,并且给我们介绍了各种类型的事情,有金融,有跨境贸易,也有地产,但是最终都未成型。但是,却成为我们一个很重要,也很有意思的朋友。他是典型的泉州人,泉州人对于自己的定义是仗义直爽,福建人中的另类。恩,他借了我一本书,到现在也没还。哈哈。从业多年,最有价值的收获,其一是朋友,其二是故事。

多多益善,见多不怪。

 
 














©2001-2019 北京一起广告传播有限公司 京ICP备19031247号 All Rights Reserved
返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