枫叶山庄和中京城。

我们对吉林市充满感情,其实就是因为这两个项目。在皑皑白雪的冬日,在满江著名的雾凇,在一个安宁的小城,我们定期出差,来到这座城市,为了这两个项目,也为了最早一起传播的开始。因为种种原因,我们竞标拿下了这两个项目。这也是我们和天然集团构成合作的开始,在未来的很长一段时间内,我们服务了天然集团的吉林项目,为天然集团重新设计了集团的LOGO和VI,包括后来天然食品集团在新疆的葡萄酒的定位和整体包装传播,成为我们重要的伙伴之一。

天然集团在吉林市,也因为自身的资质等原因,拿到了两个交通枢纽的项目,一个是汽车站枢纽,在西山,做了枫叶山庄,而另一个是火车站枢纽,做了中京城项目,西山项目顺利开发销售,但是中京城项目因为拆迁等各种原因,相对的工期和销售周期都在延后。这个项目成为我们出差、喝酒、提报,各种沟通的练兵场。起先,和沈阳典晶合作,当时有个文案蓝马在第一场的时候就喝的有点多,到第二场KTV的时候,就倒在了地上。当我们转战对面酒吧的第三场的时候,接到电话说蓝马喝多了,在KTV睡在地上,两百多斤的体重,谁也抬不动。于是我们从对面赶回来,依然抬不动他,最后我拿起一杯凉水,泼在他的脸上,然后开始呼唤他的名字,他一下子就有了一点意识,然后依靠自己的力量,加上我们的搀扶,终于送回了酒店。还有一次,小卢和我喝完酒回到酒店,然后小卢说要出去买个烟。那个时候已经是寒风凛冽的一二月份,刚喝完大酒,在凌晨。然后我在酒店等了小卢很长一段时间,都未回来。心中一阵担心,要知道在东北酒醉后被冻伤冻死的大有人在。好像过了很长一段时间,小卢终于回来了,说是走了很远的路,才找到一家开门的店。是的,在吉林市,等找到一家通宵营业的店,你也算是牛逼。

我对于这两个项目的专业服务其实并不是太过于担心,因为这是我们独立做一起传播的最早的项目,而且因为当时我们还兼顾典晶天津公司的创作管理,包括自己项目的合作,所以工作非常的忙碌。再加上还要出差。我创纪录的第一次一天之内为这两个项目写了两个年度的执行方案,要知道在原来的工作安排,一周写一个是正常合理的。但一天写两个,完全看的是功底。但是确实如此,我们没有时间。这两个项目也奠定了一起传播做业务的模式与方式,做专业,也做朋友。因为前者是基础,后者是长久。

这个项目我们也认识很多朋友,有喝酒的振浩,吵架的台湾青藤的同事,有集团的各老总,总之,方方面面的人,林林总总的事。

都是财富。



 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©2001-2019 北京一起广告传播有限公司 京ICP备19031247号 All Rights Reserved
返回